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四章
    青柳也认出了顾怀慎,连忙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 “郑三姑娘不必多礼,说来还要多谢郑三姑娘。”他看了矮了自己一大截的少女一眼,淡淡道。

     谢她?福毓只觉得眉心一跳,心里想的是,若真是谢她的话,就不要再这样出现在她面前了,她这辈子,不想和顾家的人有任何瓜葛!

     青柳听的是一头雾水。不知道这顾世子谢姑娘什么,姑娘是从未单独见过顾世子,哪里会来的谢?

     “顾世子言重了。”她扯了扯嘴角,叫青柳退到了一旁去了,孤男寡女单独见面,这要是被人看了去,她的名声便毁了,着在场的人都知道襄老王妃是有意和郑家结亲,但是有意结亲的对象是郑福柔,这要是传出去了,还不得传出她这个做妹妹的和姐姐争男人的说法来?

     青柳听话地退到一旁了,时时刻刻地专注着周边的动向。

     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福毓揪着衣袖,他两莫非是在比谁沉默的最久不成?

     “你伤好了?”这话她一问出口就后悔了,她本来是想说的是,“不知顾世子寻小女子有何事?若是无事。小女子便退下了,莫叫别人看了去,毁了你我的名声。”她虽是想知道顾怀慎的伤好了没,但是也没想过问出口啊。

     顾怀慎看着皱着眉头一脸纠结的少女,心情愈发愉悦,沉声答道,“好了,多谢郑三姑娘的关心了。”

     这下,福毓地眉头皱的更深了,这不是往她身上抹黑吗?幸好边上没有其他人,若是有,她非得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 已经一个月了,顾怀慎皮糙肉厚地,已经好了不少了。

     福毓又不知怎么接话了,两人又是一阵无言,她正欲开口请离之时,顾怀慎开口了。

     “还未恭贺郑三姑娘兄中了举。”

     她微微福身,行了一礼,“多谢顾世子,也恭贺顾世子,听闻顾二公子也中举了。”

     提起顾怀城,他皱了皱眉,在看面前的少女,低眉顺眼地,倒是十分娴静,全然没有上几回见她的样子,估摸着她现在是不怕自己了,他想的是,这到底是坏事儿,还是好事儿呢?

     “也多谢郑三姑娘,说起来,还不知道这位郑五公子是何许人也。”

     福毓心里犯了个白眼,哼声道,你自然是不知道了,这五哥能中解元,她也是万万想不到的,五哥以往隐藏地太深了,她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的,若不是五哥一鸣惊人,五哥依然还是政府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庶子,哪里会有如此的光景?

     “五哥向来行事低调,顾世子自然是不知了。”她答道。

     一阵风吹来,她耳边的青丝便乱舞,扑在脸上十分地痒,她正欲拿手撩开,传来顾怀慎地一声“别动”,她的手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瞪圆了眼睛看着顾怀慎,绷紧了身子,怎么了???

     顾怀慎抬手,放在她的头上,极快地拿开了,将一片叶子扫了下来。

     福毓舒了一口气,紧绷的身子这才放松了下来,看顾怀慎的样子,她还以为是什么,原来只是一片叶子,她抚着胸口,微微退了一步,想到方才顾怀慎的动作,面色便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顾怀慎前世是厌恶她的,毕竟,她是那么一个坏女人,不知廉耻,如今的顾怀慎,她太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 “多......”

     这话还没说出来,便传来青柳急切的声音,“五公子......”

     青柳一脸难色,她哪里会想到五公子会一路寻过来,而且还是走的这条鲜少有人走的小路,她是姑娘贴身伺候的丫鬟,五公子自然是认得的,一见她便问姑娘去哪儿了,她支支吾吾地,将五公子拦了下来,随便编了个理由,哪知五公子不信,她又不敢拦着,只得让五公子顺着路过来了,哪知过来看到的就是顾世子摸姑娘的头,五公子的面色立马黑如锅底,她只觉得五公子整个人都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 “姑娘...五公子...'青柳哭丧着一张脸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“五哥来了?”福毓咳了一声,面上的红晕还未退下去,她揪着帕子,想着,看五哥的脸色,就知道五哥一定是看见了,该怎么解释才好?怎么解释顾怀慎只是帮她拿走了头上的一片叶子?她皱着娟秀的眉毛。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 “郑五见过顾世子。”郑浩之上前,拱手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“五公子有礼了。”顾怀慎扫他一眼,这个少年,很是沉稳,个头只比他矮了一些,只是一眼,他便觉得,这个郑五公子,不会是什么池中之物。“恭贺五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多谢顾世子。”郑浩之回道,“前宾备了宴席,顾世子若是不嫌弃的话,可前去。”

     这话明里是请顾怀慎就宴,暗里就是赶人了。

     “多谢郑五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寻家妹有要事相商,就不打搅顾世子了。”他彬彬有礼,极力地控制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 郑福毓行了一礼,话还没出口,就被郑浩之拉走了,青柳也紧紧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他就是郑浩之?看来是个不错的少年,从气度,从眼神,他都觉得,这个郑五公子,日后是个不简单的人。

     这是福毓头一回见郑浩之发怒,一路拽着她的手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 “五哥,你弄疼我了!”她皱着眉头,揉着发红的手腕,郑浩之用的力度极大,她的肌肤本来就是十分娇嫩,此刻已经红了一大圈了,估摸着回去又得涂药了,不然又会肿。

     郑浩之看了青柳一眼,青柳立马退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 “你可知顾怀慎是什么人?”他按着虎口,眼神复杂,顾怀慎是什么人?一个冷酷残忍的人,他手里是掌管着大理寺,这关押的罪人,即便嘴壳子如何地硬,只要他去,就没有问不出来的。前些时候的官盐被劫一案,再扯到万正恩贪墨一案,顾怀慎对万正恩动刑了,但是还是没有说出什么禀告给皇上之后,皇上才下令彻查此事,并且定了期限,追回官盐。

     反正,顾怀慎的手段,和传闻绝对不会有什么偏差,甚至,更甚于此。

     福毓看着郑浩之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“三妹妹,顾世子不是良人,你如今年纪小,不懂这些,现今襄老王妃是有意和郑家结亲,不过有意的是二妹妹,你想想,襄老王妃怎么会看中二妹妹?”不论什么,一般人首选的都会是郑福毓,而这襄老王妃问起的却是郑福柔,那就只有是顾世子对郑福柔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 听了这么一长段话,福毓可算是明白了,原来是五哥以为她倾心顾怀慎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郑浩之皱着眉,张嘴正欲说其他的,被福毓打断了。

     “五哥莫不是以为我要同二姐姐争不成?”她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 郑浩之看她一眼,眼神里满满都是“难道不是吗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 福毓觉得郑浩之这模样好笑,才缓缓道来,“五哥放了心罢,我绝不会同二姐姐争的,我只是帮过顾世子一回,顾世子这是谢我的。”想了想,又觉得不妥,是帮了什么才要当面谢啊?她虽然想的是救命之恩,但是却不能说出来,又说道,“只不过是偶然碰见了,才说了谢的,方才是树上落了几片叶子下来,顾世子只不过顺手帮我拂了下来,五哥可不要想多了。”她解释道。

     她说的是一派真诚,郑浩之也不过是暂且信她一回,但是顾怀慎这个人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的,他娶不娶二妹妹,不干他其事,但是三妹妹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 想到顾怀慎,他便沉了沉眼眸,“三妹妹,外界对顾世子的传闻,也并不假,他这人心机深沉,手段毒辣,你一个闺阁女子,还是少接触为好。”他难得地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她乖巧地答道。

     知道,她当然知道了,她和顾怀慎做了几年夫妻,顾怀慎是个如何的人,她还不了解么?况且,她可是亲眼看见过顾怀慎杀人,手段残忍,她看了之后,连续半月只要闭了眼就做噩梦,吃饭也是食不下咽,总是会想起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他想伸手揉一揉她的头,手才微微抬起,便又收了回去,那时候福毓还小,他是极喜欢揉她的头的那时候她如现在这样乖巧听话。而今,三妹妹大了,再也不是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奶声奶气叫“五哥”的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 “五哥,外头人多吗?”她见郑浩之半信半疑地样子,立马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 郑浩之也不拆穿她,接话道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都来了哪些人呐?”她又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说起你也认不得,走吧,祖母在寻你了。”他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 福毓回去的时候,严氏便拉着她问她去哪儿了,她随意编了个在花园里转转的由头,便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 她和严氏才说了没几句话,便有小丫鬟撩开了帘子走进来的正是郑福柔。

     不过换了一身衣裳。

     “方才一个小丫鬟打翻了茶盏,泼到了你二姐姐的衣裳上,这才换了衣裳去了。”严氏解惑道。

     福毓收回目光,回了一句,“原是这样啊,二姐姐没烫着吧?”

     茶都是刚沏的滚茶,估摸着又烫伤了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