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十八章
    冬月二十七,京都下了一夜的雪。

     二十八是严氏的寿辰,大早起来,国公府里的下人就起身了,各自收拾着府里,将接宾之地的雪都扫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今日是一大家子集的最齐的时候,除了老国公,府里头不论是夫人还是姨娘,都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给严氏贺寿了。

     “姑娘带什么钗子?”青蕊将挑出来的几支钗子拿着给她看。

     郑福毓手里抱着一个暖炉,打了个哈欠,青葱玉指点了一支赤金宝钗花细,“就这个罢,将上回严家表姐送来的珠花挑一朵。”

     青蕊替她戴上,又挑了一朵粉色攒珠珠花,“姑娘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她今日穿的是一件狐毛滚边儿的短袄,下面是一条红色绣金线牡丹的百褶裙,一双绣金莲嵌明珠的绣鞋隐在其中,她生的娇小,已经脱去了婴儿肥,如今美人尖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 青佩给她披上了一身粉色的羽绒披风,衣领上一圈儿白色的绒毛,扑在她脸上,露出一双又黑又亮的圆圆地眼睛,十分地可爱。

     今日来贺寿的人不乏权贵,要说地位高的,那就属襄老王妃了。

     严氏穿了一件深蓝色绣满福禄寿地衣裳,额间抹了镶红色宝石的抹额,正拉着几个老太太说话。

     “这是我小孙女儿,过了今年便十三岁了。”一个穿着朱红色纹简易花纹地五十上下的妇人招了招手,一个穿着粉白罗裙的少女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 “见过老王妃,见过郑老夫人。”那少女微微屈膝行礼,便站到那个;老太太边上去了。

     “生的清丽可人不过。”严氏哪里不知这老太太什么想法,却当做看不懂的样子,褪下了手中一只玉镯子递给那个少女,那少女推辞了几番,终是以长辈赐不敢辞为理收下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家也有两个年纪相当的姑娘,不过这些时候在跟着我大媳妇学管家,这会儿应当还在那头。”严氏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这孙女儿那可比不上你家的女孩儿。”那位老夫人也是一笑,知道自己孙女儿未入严氏的眼,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是面色不显,依旧是笑着说:“我这个孙女啊,最是顽皮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那少女面色一红,娇嗔一声,跺了几下脚,“祖母怎么就不给阿娴留几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 “还说顽皮,这样女孩儿才讨人喜欢。”也不知是哪个老太太说了一句,在场的几个老太太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屋子里是几个老太太,月和郡主则是乖顺地坐在老王妃边上的位置,悠悠地喝着茶,她今日穿了件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,极掐腰身,她本就生的高挑,一身衣裳衬的她身姿玲珑有致,青葱般的手腕上戴了一串金丝香木嵌蝉玉珠串,衬的她肌肤愈发白皙。她绾了个垂云鬓,头上戴着云脚珍珠卷须簪,华而不丽。

     将她放在贵女中,那也是十分地出挑的,她放下了茶杯,正好瞥见了被几个贵女围着的一个少女,穿了件儿晚烟霞紫菱子如意云纹裙,可惜她骨架大,这身衣裳穿在她身上倒是不显她娇小,较她看着更加壮实了,正是前段时候皇上亲封的灵芝郡主。她自小养在京外,皮肤不似京中女儿那般白皙,这一身衣裳穿在她身上显得她愈发地黑了。

     “郡主怎么不出去走走?”方子嫣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一看到那位灵芝郡主,柳眉皱了皱。

     她拿锦帕擦了擦嘴角,淡淡道:“外头冷的慌,还是屋子里暖和些。”

     方子嫣面色表情一僵,但是极快地掩了下去,她自知郡主是瞧不上她,但是能攀上襄王府,对她无疑不是坏事,不然她也不会腆着脸皮在她面前屈身。

     正说着话,门口的厚重珠帘被丫鬟撩了起来,并肩走进来一红一黄两个少女,红的明艳,黄的娇柔,各有千秋,但是也不免吸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郑福柔和郑福毓刚从正院那边过来,她们作为主人家,自然是要到场来招待这些来的贵女们。

     “给老王妃,几位老夫人、祖母请安。”

     严氏一见,眼里蓄满了笑意,“瞧瞧,将才还说着呢,来来,你们两来见过月和郡主个傅家姑娘。”

     月和郡主自然是认识的,两人给月和郡主行了一礼,而后又去拉那位傅家姑娘的手说话。

     “两位姑娘如何称呼?”傅家的那位姑娘性子虽有些活泼但是也是个极为知礼的,不知道两人是比自己大还是小,不敢贸然称呼,特意尊称了一声“姑娘”。

     “傅姑娘叫我福毓便好了,这是家姐。”福毓笑道。

     经介绍,傅家姑娘也知道了两人的身份了,这国公府一共是三位姑娘,大姑娘已经出阁了,如今就剩下两位姑娘,这二姑娘是个庶出的,而这三姑娘却是个嫡出的,她心中暗自忖度,看着两姐妹的穿着打扮,那都是不相上下的,可见这两位姑娘在国公府的地位差不了多少,再见严氏对两位姑娘的态度也是一样,便知道了。

     “若是不嫌弃的话,便随福毓叫我一声二姐姐吧。”她温婉一笑。

     “那是姐姐不嫌弃我才是。”她眨了眨眼睛,“我单名一个娴字,家中长辈平辈都叫我一声阿娴。”

     福毓笑了笑,“阿娴,往后这般叫你你可不许不应。”

     傅娴被她逗的一笑,捂着嘴连声直说好。

     几个老太太看几个小辈也觉得高兴,严氏笑道:“瞧瞧,这就说上了。”

     襄老王妃也是笑,一双眼睛放在郑福毓身上,越看越觉得这个小姑娘生的好了。

     郑福毓一抬头正好看见老王妃正笑眯眯地看这边,而郑福柔正站在她的身侧,她微微向后退了一步,让老王妃可以看清郑福柔,这不退还好,一退这老王妃笑意更深了,弄得她既不好意思又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“郑三姑娘这些时候可还好?”月和郡主笑问。

     福毓这才收回了目光,微微一笑,“多谢郡主的关心,上回还是要多谢郡主,不然......”话说到一半,她就想到了那日的窘迫,面色渐渐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坐在边上的方子嫣装作和别人说话的样子,实则是心不在焉地,听着月和郡主和郑福毓说话,本是想着月和郡主帮了郑福毓什么忙,立马就想起了上回月和郡主说郑福毓摔了一跤的事儿了,心里这才平衡了些。

     “我倒是没帮什么大忙。”月和郡主笑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 福毓也是呵呵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 几位老太太在屋子里说话,就把这是十多个姑娘们“赶”到东暖阁去了。

     “今日怎么不见新月过来?”方子嫣正喝着茶,朝四面瞧了瞧,才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估摸着已经到路上了罢。”她看了一眼外头,若有所思地模样,然后收回了目光,笑道。

     蒋新月上回就递了信过来说要过来的,这会儿了还没过来,估摸着是路上有什么事儿耽搁了,她用余光看了方子嫣一眼,只见方子嫣坐在那位生的壮实的灵芝郡主身边,手里头捧着一杯热茶,那茶冒着热气,模糊了她娇美艳丽的容颜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月和郡主见她看着方子嫣,便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福毓正襟危坐,“子嫣姐姐生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 月和郡主笑了一声,“上回的衣裳是收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她楞了一下,才知道月和郡主说的是她弄脏的那身衣裳,“嗯...还得多谢郡主了。”

     上回青蕊做的荷包,知道月和郡主今日来了,还专门叫丫鬟去取了过来,本是打算给她的,但是转念一想这边上的人多,要是叫人看了去,还当她讨好月和郡主。

     “我大哥上回可没将你吓着吧?”

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月和郡主轻笑了一声,“我是说我大哥,他性子本就那般,冷冷清清地,这还未见过他和哪位姑娘多说过几句话呢。”

     这是在说顾怀慎洁身自...好?她有些不明所以,顾怀慎这个人她自然是知道的,但是月和对她说这些做什么?要说怎么也是该对郑福柔说罢?

     “郡主,上回还未谢郡主,我见郡主差人送来的衣裳了用一只荷包装了我珠钗落下的珠子,所以就照着模样做了一个。”以防月和郡主再扯下去,她看了眼周边,也没人瞧着她,她便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只蓝色绣锦鲤的简易荷包,“也不知郡主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月和郡主拿过那荷包,问道,“这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 “是,上回多谢郡主了,见那荷包也精巧,就照着做了一个,郡主可不要嫌弃。”那荷包是送过来的,自然是不能空着还回去了,不然还显得月和郡主有多么小气似的。

     那荷包虽然样式简单,但是布料极为上乘,摸着滑腻,那锦鲤也是绣的栩栩如生地,十分好看,她看了郑福毓一眼,没想到她女红倒是做得好。

     “我自然是不会嫌弃了,哪有嫌弃的理,这荷包倒是好看。”她嘴角噙笑,将那荷包递给边上的丫鬟拿着了。

     两人刚说了几句话,便有人来传,说是太子和襄王世子过来了,请几位姑娘过去见安。

     太子来了?还是这般大张旗鼓的?这是做什么?郑福毓看了一眼郑福柔,她正和几个贵女聊的热和,丝毫不将这事儿听在耳里。

     莫非她还不知道那日的人是太子?

 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大哥和太子哥哥来了,咱们过去吧。”月和郡主拉了她一下,她才收了心神。

     心里头一下是顾怀慎,一下子是太子,只觉得脑仁疼,怎么又要见到他?这真是想躲都躲不了。

     同行的一共是十五六位少女,走在最前头的是灵芝郡主,她则是和月和郡主走在最后头。郑福柔同两位少女齐肩而走,她生来便是身子不好,虽然调理了多年,但是那病是自娘胎了带出来的,也不见是能好多少,但是拍卖会日里却是养的十分的好,她穿着身鹅黄色的掐腰罗裙,外头披了件兔毛的白色斗篷,但是也看得出她身子娇小。

     太子先是给郑老夫人贺了寿又送了礼了,从冬暖阁过来的以灵芝郡主为首的一行人才过来。

     照福毓所想,这个太子即便不如四皇子那般有心计,但是至少是不会行事这般,莽撞,莫非真是为了郑福柔不成?

     一进屋子便见到了一身玄色蟒袍的太子,身边是一身青色直缀的顾怀慎。

     十几个少女中,身份最高的属灵芝郡主和月和郡主,这月和郡主是皇家子孙,是太子的堂妹,自然是能免了礼的,但是这灵芝郡主就不一样了,虽是皇上亲封的郡主,但是怎么说也不是这皇家人,只得跟着一道行礼。

     太子说了句“不必多礼”之后,少女们娉婷起身,皆是低着头,这直接对男子看的事儿,她们这些人可是做不出来的,只得偷偷地用余光打量。

     郑福柔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,不过是微微一抬头,便是惊住了,手中的锦帕险些就掉了下去,幸好站在边上的郑福毓虚扶了她一把,她才慢慢站定。

     她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,心狂跳不止。那人是太子?她低着捏紧了手里的帕子,再思及那日收到的书信,面上便染上了一朵红晕。

     太子一眼便看到了一身白色斗篷的郑福柔,她里头穿的鹅黄色衣裳露出了一角,他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,这美人在眼前却是不能抱在怀里亲热的滋味儿最是难受了,他此次来国公府,就是为了见佳人,这日思夜想的,只觉得东宫里那几个女人怎么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一位女子可人。

     “这是郑家的两位妹妹,你可要认得。”老王妃笑着拉了顾怀慎一把,又指着郑福柔和郑福毓那儿说。

     这老王妃话说的这么明显了,其中也无人不晓得的,有人羡慕有人嫉妒,严氏面上虽然是带着笑,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慢慢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顾怀慎看了一眼郑福毓,她低着头,小脸埋在一圈狐狸毛里,只隐约可见一双垂着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就如一把小扇子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