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一十九章
    顾怀慎见她气嘟嘟地模样,樱唇微撅,眸子里带着羞怒,便觉得十分可爱,有时候她像是炸了毛的猫,有时又似林子里的小鹿,不过,不管是哪一个她,他自然都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 “这回同你是说正事的。”他眉目轻蹙,“你上回说,如贵妃病了。”

     如贵妃?果然是同如贵妃有关系的,誉王前往封地在即,如贵妃这身子平日里都好好的,怎么就病了?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新月……誉王妃进宫了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与其担心誉王妃,不如担心国公府,誉王妃是蒋家的人,自然不会有什么事。”他淡淡地看她一眼,在她边上坐下,左手手指微屈,在膝上敲击,“你可知道誉王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誉王已经加封了七珠亲王,这地位直逼太子殿下,如果说,太子这回有赢的胜算,誉王也不会放手那个位置的,她想到如贵妃病了,誉王以侍疾的由头留在京城里,究竟是为了做什么事?她攥紧了手中的手帕,心跳如雷,咽了咽口水,一脸地不可置信地看着顾怀慎,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誉王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他点了点头,“所以,你应当知道,如果这事一旦顺利进行了,国公府会如何把?”

     太子娶了国公府的女孩儿做侧妃,在誉王那头,肯定是将国公府当做是太子,党的,如果誉王继位的话……国公府必定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如果是誉王谋反的话……她脑海里出现的是誉王高大的身影,他看人的眼神,和嘴角合度的笑,新月的抗拒,她差点忘了,誉王是个怎么样的人,眼里只有权力,只有江山,只有掠夺,这样的人,谋反的事,怎么会做不出呢?

     “皇上莫非不知晓?”她只觉得嘴唇干涩不已。

     “皇上不知,誉王心机深沉,我们也不敢确定,不过,有探子来报,誉王勾结外族,如今誉王手下的势力,可比太子强。”也不能说强,应当是强多了,单单是一个秦施恩就十分麻烦了,如果誉王真的勾结外族的话,到时候,太子一点都吃不到好,如今皇上这幅模样,也不知道何时是个真正清楚明白的,即便是留了遗旨,对于誉王来说,有和没有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说誉王勾结?”她压低了声音,“誉王这人谨慎,这又是如何查到的?会不会是有诈?”

     看她焦急的模样,他倒是扬了扬唇角,看着她的发顶,真想伸手去揉一揉,但是他还是收回了视线,答道:“追查了誉王许久了,派去的探子就没几个能回来,回来的也没有什么消息,就是如今,一时拿不出证据。”正如郑福毓所说的一般,誉王为人谨慎,,同外祖勾结的事也是追查了许久才追查出来的,而今,即便是知道了誉王同外祖勾结又如何?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 “那……该如何?”她咬了咬唇,这其中她不明白到底是如何的一回事,但是誉王此人,她还是知道几分的,顾怀慎将这些告诉她能如何?她担心也是无用,东宫因为郑福柔已经同国公府扯上关系了,即便是和东宫没有关系,也会被卷进来,但是一旦押错了人,那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“近些时日,你要多同誉王妃走动,在如贵妃的病好起来之前。”

     多和新月走动?她眨了眨眼睛,“誉王妃在宫里,我如何走动?”

     “这事你不必担心,我自有法子送你进宫。”他拢紧了手,“到时候,我也会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 二人如今并未成亲,若是进宫的话,只怕不好,但是她终有一日要成为顾怀慎的妻子,若是有特诏进宫也不是不可能,“嗯……”她微微点了点头,“你上回出京城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嗯,去了边关。”他答道。

     边关?岂不是去了父亲那儿?

     “确实见过你兄长和父亲了,你倒也不必太过担心了,你父亲和兄长都好。”自然,他去边关不是为了去探望今后的岳父和大舅子的,誉王那事他亲自去查了,不过,誉王做事太谨慎不过了,他这趟边关之行,算是白废了。

     如今皇上这样子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太医诊断不出病症来,皇上这脾性也是一日比一日地狂躁,他点着膝盖,思虑着近来的事,秦施恩如今是归顺誉王,誉王给了什么好处他不知道,但是秦施恩此人,就是个难缠的,再加上周家、蒋家……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过了两日,严氏还真的将黄家夫人和黄家那位姑娘请来了。

     天气愈发凉了,她一手抱着暖炉,一手听着青陵回话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黄家的马车已经到府门了,老夫人这是请您过去招待这位黄家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 这位黄家姑娘,她倒是想知道是个如何样子的,她站起身便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 福毓往兰桂园去的时候,便听到严氏说话的声音了,门边的两个丫头给她行过礼之后,便连忙打了厚重的帘子,一个丫头进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 “老身那孙女过来了了。”严氏笑道。

     黄家夫人四十出头的模样,穿着倒是不华丽,面上挂着笑,这国公府如今就剩下一个姑娘,还是个嫡出的,她自然是听说了的,虽然当时京中有些不好的传闻,但是也还是同襄王府定了亲,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,她自然是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 自外头隔间进来的少女穿着身翡翠色的襦裙,外头披了件白色的披风,身边一个生的清秀的丫头正给她解着披风。十四的年纪,生的面若桃花,黄夫人觉得恍然,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儿,心里头微微叹了口气,若是女儿有这郑姑娘的一半容貌,早就已经出嫁了,郑老夫人给她母女下帖子,她如何会有个不晓得的?这不过,她女孩儿年纪已经这般大了,即便是黄家可以养得起她一辈子,但是这外头的传言终是不好。看着女儿低着头的模样,黄夫人只觉得心里微微发疼。

     “给祖母请安。”她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 “这是黄家的夫人和姑娘。”严氏说道。

     她又侧着身子给黄夫人行礼,“见过黄夫人,黄姑娘。”

     是个有礼的,黄夫人笑了笑,“郑三姑娘。”果然说安国公府的姑娘都养的好,她一个商妇,虽然也见过不少大家贵族的女孩儿,同这位郑姑娘来比,这郑姑娘倒是强了不少,这眼里、举止也没有瞧不起商户的意思,她心里对这位郑姑娘印象才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 “这天寒地冻的,就没拿个暖炉过来?”严氏皱着眉,一手拉过孙女的手,觉得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 “祖母,不碍事的,外头是凉了些,但是屋子里倒是十分暖和的。”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抱着严氏的手臂撒娇。

     严氏点了点她的额头,说了句“调皮”,才将她拉着在身边坐了下来,对黄夫人说道:“叫你们见笑了,我这孙女自来这样。”她指的是郑福毓抱着她手臂撒娇的事儿。

     “瞧您说的,我倒是觉得这样极好。”黄夫人笑道,“郑姑娘性子好,不同我家女孩儿这样,她自来是性子沉闷。”

     严氏听了一笑,“可别当着她面儿说,到时候又该得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祖母!”她轻轻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严氏笑了起来,指着那黄家姑娘说,“这是你黄家的姐姐,我们在这头说话也无趣,毓姐儿带黄家姑娘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 毕竟这亲事的事儿,也不好当着两个未出嫁的姑娘说。

     “正好,花园里的梅花都开了些,黄姐姐可要去看看?”她站起身。

     黄家的这位姑娘,确实也如几个丫鬟说的,生的不怎么好看,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,头上戴着两支钗子,还有两朵绢花,十分地素雅,虽然生的不是多么好看,但是通身气度瞧着却又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“好。”黄姑娘抬了头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外头的风不大,但是又些冷,严氏身边伺候的晚玉给她们二人又准备了两个暖炉,她们才往外头去。

     “这梅花是我出生那年种的,就这般高了。”她指着一颗绑着红色丝带的梅树说道。

     黄姑娘投眼去瞧,那梅花正是刚开之时,开的也并不多,她看了眼身边的少女,虽然穿的不是多繁华,但是生的极好,以往便听过,安国公府的几位姑娘都生的好,那位大姑娘已经出嫁了,她未见过,那位如今已经进宫给太子做侧妃的二姑娘她倒是见过,确确实实是生的好,虽说是个庶女,将许多的嫡女都比了下去,来国公府之前,她便在想,这位嫡出的三姑娘是个如何的人,倒是同她想的有几分不一样,她和那位二姑娘有几分相似,但是,那位二姑娘看着便柔弱,这三姑娘虽然生的娇小,但是看着便是明艳极了,果然是生的好。起先还以为会被人瞧不起,现在想来,是她多虑了。她毕竟出自商贾人家,一般清贵人家哪里会娶一个商户的女儿,虽然,她也知道,郑老夫人的意思是要她给国公府的那位三爷做续弦,当时那位三老爷亡妻的事儿闹得也是满城风雨的。她容貌不好,她是知道的,但是她不愿母亲和父亲为她担心。

     “倒是好看。”她笑道。

     “过来瞧,这边的梅开的好些。”郑福毓伸手拉着她的手便往另一头走。

     黄姑娘一愣,看着那手,才立马缓了神,跟着郑福毓往那头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