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二十一章
    周清霜端着茶碗进来时,蒋津远反手用衣袍将画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这些年,他愈发冷淡,全然没了当年的模样,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不咸不淡地开口:“外头的人愈发没有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我叫他们不用通传的。”周清霜答道,不去看蒋津远的脸色,将端着砌好的茶走过去,放在了桌上,这几年,蒋津远这幅样子对她,她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 “你向来爱这女儿尖,我特意叫人用油将茶过了一遍,里头滴了两滴荷露。”她笑了笑,将茶杯轻轻打开一些,那香味便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 油过了一遍的茶叶有一种特别的香味,再加上基地荷花制成的香露,更是清香。

     “放下吧,我过会喝。”他不去看她,而是将画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周清霜拿着茶盖的手一顿,眼圈便红了起来,“蒋津远!你要认清现今的状况!”

     “你要我认清什么?你当你还是皇上亲封的郡主?”他勾了勾唇角,掀开一个讥讽的笑来。

     “你!”她一甩茶盖,那茶盖便滚到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,“不是又如何?”她笑了起来,“你我成亲三年,你心里何曾有过我?”她指着自己的心口,眼泪犹如珠子一般往下头滚,“我心里装的全是你!是你!”

     她自小生在边疆,见惯了男子,她的性子比起京中的女孩儿要更加大胆,她喜欢蒋津远,她就要嫁给蒋津远。

     看着蒋津远手里画,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,郑福毓已经嫁人了,成亲三年,除了成亲那日,蒋津远就没碰过她几回,他何曾知道自己过得是什么日子?以往她还有个郡主的身份,她的身后还有周家,现在周家倒了,她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“她已经嫁人了!你就不能清醒?”她上前抓住蒋津远的衣袖,指着自己,“我才是你妻子!”她指着那画道,“画的是她罢?是罢?”

 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,将衣袖从她手里扯了出来,周清霜这般歇斯底里已经不是一两回了,他已经习惯她这般发疯了。

     她伸手去抓那画,还未碰到那画时,一个耳光便搭在她的脸上,力度之大,叫她头晕目眩,她向后退后了几步,扶着放花瓶的高几才慢慢站稳了身子。

     蒋津远抓着她的衣领,眼里涌动的是滔天的怒气,他看着周清玉,冷笑了起来,“我说过什么?你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疯了!你疯了!”周清霜大声嘶吼,对着蒋津远拳打脚踢,“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!她嫁人了!嫁人了!”

     蒋津远看了她良久,才蓦地松了手,是啊,她嫁人了还生了孩子,他远远地看着她,笑容那般甜,当时……当时他就应当不放松,就应当违背父亲的……

     “我才是你妻子。”周清霜跌坐在地上,头上的步摇早已凌乱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说我都忘了,你是如何嫁给我的?我本该娶的人,应当是她,而不是你。是啊,我的心里全是她,你算什么?郡主?。”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冷笑起来,如果不是周清霜,他会娶福毓的,一定会娶的。

     看着蒋津远,她面色突变,伏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蒋津远被她哭的烦了,抱着画卷,对外头的婆子说道,“二奶奶哭完过后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 外面守着的两个婆子对视一眼,垂着头应了个“是”。

     蒋家被削了爵位,早已不如以往,蒋家以往便是商贾人家,幸得留下的银钱多,即便削了爵位,这日子却还是过得下去的。

     蒋津远抱着画卷便走了出去,周清霜伏在地上嚎啕大哭,她长自如此年纪,从未受过什么委屈,她喜欢蒋津远,母亲和父亲起先是不如意的,但是她满心眼里全是蒋津远,终于,她如愿地嫁给他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她又大笑了起来,抱着自己缩成了一团,周家倒了,她什么都没有了,她心爱的丈夫,呵——

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个婆子才没听见夫人的的哭声,在外头轻轻唤了一声“二奶奶”,才听到夫人说道:“进来罢。”

     两个婆子只见周清霜坐在地上,妆都哭花了,发髻凌乱,脸颊的一面红肿地厉害。

     “二奶奶,地上凉。”一个婆子连忙过去扶起她,又看着她红肿的脸,“二奶奶,回去罢?”

     哭过之后,她就理智了许多了,对着两个婆子淡淡点了点头,由着婆子扶着出去。

     这事儿极快地就传到了蒋夫人那儿去,蒋家落败之后,蒋老爷就一病不起了,这家还落在她一个弱女子的手中,幸好蒋家以往还有些生意上来往的伙伴,虽然是被削了爵位,也幸得还有些底子。

     “听说是公子打了二奶奶,二奶奶在那头闹得厉害。”一个婆子给蒋夫人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 蒋夫人眉头皱了皱,“尽不让我省心,二公子的那几房妾室可是有了消息了?”

     这消息自然是问的孩子的事儿,这二公子同二奶奶成亲三年了,这同房的日子便是极少的,这如何能有子嗣,如今夫人年纪大了,这个家日后都是二公子的,二夫人自然是紧着二公子的子嗣的。夫人也知道二公子喜欢的是那襄王妃,所以给二公子收的那几房妾室,都和那襄王妃有几分相似,这二公子也还是去过了几回。

     “夫人,您也别这般焦急,二公子这些时日也都是歇在几位姨娘那儿的。”

     蒋夫人抬了眼眸,她如何能不焦急,心里头早已将郑福毓恨了个遍,至于这个周氏么,以往是看着她这个郡主的身份,后头还有个周家,如今周家没了,周氏也没了那郡主的封号,却还是端着那郡主的架子,她早就不满了,这嫁进府里三年多了,莫说孩子了,连个蛋都没下。

     “远哥儿也是。”她叹了一声,但是终归是自己生养的孩子,这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,“去请个大夫来,给那几个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那婆子松了手,立马就退下去吩咐了。

     蒋氏如今也是后悔不已,她生养了三个孩子,大女儿因为蒋家落败在夫家也过得不好,以往蒋家还风光的时候,大女儿虽是没有孩子,至少还是把嫡妇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地,这蒋家一倒,大女儿的日子就更加难过起来,母女俩早已离了心了。小女儿也是一手毁在他们这些做父母的手中的,如今三个孩子都同她离了心,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母亲做的多失败。

     极快地,那婆子回来了,面上带着惊喜的笑,一进来便跪在蒋夫人的面前,“恭喜夫人,贺喜夫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何姨娘有身孕了!”

     蒋夫人一愣,面上渐渐地开出了一朵笑花来,连忙站起身来,“远哥儿有孩子了?”

     那婆子站起身扶住蒋夫人,笑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去给公子送信,去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夫人,奴婢已经差人过去了。”婆子笑道。

     儿子有后了,她是高兴的不得了,当即便要过去看那何姨娘。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“二奶奶?”素玉小声地唤了一声,见二奶奶还是那失魂落魄的模样。

     有人过来说何姨娘有了身孕了,素玉以为二奶奶又会发一通脾气的,但是二奶奶听了之后,竟然是什么都没说,还打发了人去给何姨娘送了一对玉过去,再想起今日二奶奶回来的模样,不用猜便也知道,二奶奶的脸是二公子打的、素玉在心里叹了一声,却又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 自从二奶奶母家垮了之后,二奶奶这脾气就越来越不好了,这府里上上下下地也都知道二公子不喜欢二奶奶,二奶奶这日子也着实不好过,这如今没靠山,又没子嗣,在府里哪里还有地位?以前二奶奶是郡主,即便是二公子不喜欢二奶奶,但府里的人也丝毫不敢怠慢二奶奶,但是如今可不同了。

     “素玉,二公子过去了?”周清霜早已经冷静了下来,突然觉得自己争了好几年的东西,突然就不值得自己去争了,蒋津远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,他宁愿去抱着郑福毓的替身,也不宁愿碰她,这可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 素玉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,垂着头答道:“是,是夫人派人去请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母亲?”她冷笑道,以往蒋夫人是如何捧着她的?如今呢?等到这周家落败之后就骂她是丧门星?

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她面上一凉,她抬手轻抚,竟然是眼泪,她深吸了一口气,紧闭着眼睛不让眼泪出来,她的尊严,她的骄傲,全毁了。以往她是郡主,是众人捧着的世子妃,如今呢?蒋家二奶奶?呵,不知多少人暗地里地嘲笑她。

     想了许久,她才将这些全然地想通了,她以往跋扈嚣张,是因为她的父亲,因为她是郡主,而今,她早已没有了嚣张的资格了,她原以为总有一日,蒋津远会回头看她,她不求蒋津远会有多爱她,但是,她想给蒋津远生一个孩子,但是她自己心里也是极为清楚的,蒋津远怎么可能让她生下他的孩子呢?

     她抬手抹了眼泪,叫素玉给她梳洗,着后面的路还长,她至少还有一个正室夫人的位置,她不能像以往那般了,她只求,好好地过完这一生吧,其他的,她求了那么久也未求到,如今还有什么可求的呢?

     这又能怪谁呢?怪她爱错了人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