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十三章
    初春的光景,天气还是有些凉快的。

     福毓起身过后换了衣裳便在屋子里用膳,昨日顾怀城送的东西就放在桌面上的,她看了看,边叫青柳收了起来,然后随口问道:“二姐姐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青佩正在收拾桌上的碗筷,听到问话,连忙答道:“倒是不见是什么事儿,今早我还见二姑娘和红袖了。”

     既然能下床,那就不是什么事儿了。她弯了弯唇,又问道:“昨日的信送过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奴婢是打听了那位公子住的院子,已经将信交给那位公子的小厮了。”青佩答道,又偷偷地瞄了郑福毓一眼,昨日可将她和青柳吓坏了,而且那位公子不是顾家的二公子么?怎么姑娘......她也不敢出言说什么,收拾了碗筷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用膳过后,蒋新月便过来了,她穿着身淡紫色的胡服,风风火火地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 “上回便说了打猎,这回可总算来了。”她笑眯眯着一张脸,“去年冬,二哥打了只鹿,给了我半张鹿皮,做了双靴子,暖和极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莫非还想要猎一只鹿不成?”郑福毓也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那自然不是了,我同二哥也说了,要是这回再猎一只鹿,就送半张鹿皮给你。”

     福毓面色微微一变,正欲开口,蒋新月便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什么,就当是我的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 为了四皇子,她和哥哥就必须用自己的婚事来做交换,来还蒋家的荣华富贵,再不想又能如何呢?他们终归是蒋家的后人,又怎么会为了自己的私欲来把家族往火坑里推?他们如今的荣华富贵,也是蒋家给的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现在就过去吧,不然到时一只兔子都没得猎了。”蒋新月笑着起身,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九宫山上设了一处围场,所以男女狩猎都是在同一片场子上的。

     蒋新月和郑福毓过去了时候,围场里已经有了许多的人了。

     “瞧见了没,那个灵芝郡主。”蒋新月站在一匹白色的母马边上,看着不远处衣着华贵的少女。

     福毓顺着看过去,灵芝郡主穿了件红色短褙子,下头是绣着牡丹的胡服,她生的比京城里的女儿高大,皮肤也较为黝黑,她平日里爱穿些艳丽的衣裳,而今穿了那么一身胡服,倒是显得有几分英姿飒爽。站在蒋津远的身边,倒是显得蒋津远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郎了。

     “她脸皮厚的很,这回哥哥本是不来九宫山的,是她上门来向祖母提的,若不是她......”她又停了下来,一脸歉色,“我今日心情实在是烦闷,这不说出来便堵得慌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福毓对她笑了笑,又往四周看,怎么都不见郑福柔的身影,不是已经下地了么?也该出来才是,怎么就不出来?她又去找太子,发现太子也不在,收在袖口里的手紧了紧,难不成她和太子在一道?

     灵芝郡主自蒋新月一进来便看见了,她看了看身边的蒋津远,心里愈发不满起来,“蒋哥哥和郑家的三姑娘很熟?”

     蒋津远一愣,收回了目光,“郑三姑娘同新月是闺中密友,自然是认得的。”

     他也没有说是多熟悉,只是说认得,然后看着有人牵着马走了才道:“郡主不是要去打猎么?东面应当是好些。”

     灵芝郡主瞪了一眼郑福毓那头,转头便换了一副笑脸,“好啊,蒋哥哥同我一起去吧,那儿人少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 她垂下的手渐渐收拢,父亲说了,日后她才是侯府的世子妃,在她眼里,郑福毓又算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蒋津远看了一眼郑福毓那头,才发现人已经走了,前方走来的人穿着一身紫金色的胡服,黑发高束,牵着一匹红鬃烈马,肩上挎着一支黑色刻烫金花纹的弓,羽箭则是装在马背上的篓子里。

     “蒋世子。”顾怀慎目光落在他身边的女子身上,那女子倒是不避讳这些,也抬头看着他,眼里丝毫没有惧怕之意。

     这女子,他倒是认得,周瑾的独生女,自小是养在身边的,和军营里的男子那是交往惯了的,周瑾立了军功,所以他这个独生女也被封了郡主。听说现今在同蒋家议亲?

     灵芝郡主看他这模样,索性就将手挽上蒋津远的手臂,笑道:“原来是顾世子啊。”

     顾怀慎点了点头,“那不扰蒋世子雅兴了。”

     蒋家和周家的亲事,果真是*不离十了,不过也好,当时蒋津远是想娶郑福毓来的,这如今么,这可没这么个选择了,想到这儿,他的唇角向上弯了弯,觉得心情又愉悦了几分。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九宫山的地势高,所以风十分大。

     明明是有太阳的,但是这风一吹,还是较冷的。郑福毓披了一件披风,但是仍觉得有些冷,不由得裹紧了衣裳。

     “那儿有一只兔子。”蒋新月东张西望,眼睛突地一亮,发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只麻毛的兔子,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 已经是春天了,万物复苏,地上也长起了嫩绿的草,所以那麻毛兔子倒是可以叫人一眼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 “我来,这么一只兔子,我就不信我射不下来。”她兴冲冲地抽出一支羽箭,拉弯了弓,对着那兔子的方向,那箭脱了弓,飞速地朝前,然后射在一支树干上,那兔子受了惊,拔开后退便跑。

     “我先去追那只兔子,我今日非要将它捉回来不可!”蒋新月说道,又是抽出一支羽箭,那箭射进草丛里,那兔子死了命一般的跑。

     郑福毓还未开口说话,蒋新月带着小厮便骑着马跑了。

     世家公子女孩儿都是请过先生教过骑射的,郑福毓以往嫌女孩儿学这个,像个男子一般,所以没回骑射时便不用心,现今倒是羡慕起蒋新月来了,蒋新月在世家女里,骑射学的那都算是极好的了。

     这回跟着出来的只有两个小厮,她本就是出来玩儿的,对打猎倒是没什么兴趣比起打猎物,她更想知道的倒是郑福柔去哪儿了,到底有没有同太子在一处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去那头看看有没有什么野物,我就在这头等着。”她骑着马在边上的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,对身后的两个小厮吩咐道。

     戴着青布帽穿着件灰衣的两个小厮对视一眼,他们可不是为了打猎才来的,这打的猎物自然是三姑娘的,他们是世子派过了保护姑娘的,这要是姑娘出了什么事儿,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     “三姑娘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们去吧,就在附近瞧瞧。”支开两个小厮她才好去找郑福柔。

     看郑福毓声音冷了几分,两个小厮也只好硬着头皮骑着马稍微走远了些。

     郑福毓下了马,将马栓在边上的树桩子上,看两个小厮稍微走远了些,她才转身往另一头去。

     如果郑福柔没有来围场,应当不会上山来的,她一手提着披风,一手扣住领口的系带。

     她要找一条路下山,而且要找一条鲜少有人踏足的路。

     西南边的一条小路绿草如茵,生长的十分茂盛,周边马蹄印也不见几个,应当走那条路的人是极少的,她看了看小厮走的方向,确定两个小厮没有过来,才加快了步子往那条路走。

     这路她也没走过,不过俗话说得好,路都是人走出来的,既然这儿有那么一条路,那就说明是有人走过,不过这路有些窄,鲜少有人踏足过罢了,这样一想,她心里便松了松,而且在九宫山上狩猎的人皆是世家的公子姑娘,所以这上头应当也不会有什么猛兽。

     顺着那条路路一路下去,倒是走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,十分地安静,除了偶尔有些许声音。

     凉风习习,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。

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顾怀慎来九宫山,是为了保护暗中保护太子才来的,没想到还在围场碰上了蒋津远。

     他夹紧了马腹,马儿的步子也加快了些。

     今日襄王便要出京了,郑凛也要回雁蝴丘了,皇上给周瑾又赏了一座宅子,目的就是为了打压秦施恩,既然周瑾是秦施恩手下的,秦施恩暗中被打压,皇上对周瑾却有提拔之势,就是为了让他们窝里斗,斗个两败俱伤皇上才高兴,毕竟这权势有几个人不喜欢?

     四皇子这回是要跟着去边关的,而在去边关之前,皇上却突然下诏给四皇子封了王,赐封地于西北,莫非是让四皇子看清楚自己的位置?

     他又觉得有些不可能,皇上心思最是缜密,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四皇子封王?而且还是在西北,西北地处边关,莫非是要四皇子镇守边关?若是皇上仙去,登基继位的不是太子,而是四皇子,那就是四皇子谋朝篡位了。

     突地听到一声响动,他头一转,原来是一只正低头找食物的梅花小路,花色极为漂亮,生的可爱至极,毛皮看着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 他极为小心地抽出一支羽箭,但是还是惊动了那只小鹿那小鹿便飞快地朝另一头跑,他夹紧马腹,用羽箭抽了一下马臀马儿便飞快地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那小鹿跑的极快,一下就窜进了草丛里,他对着那草丛一射,便听到了小鹿倒地的声音和呜咽声,随后便是一个女子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他微微皱眉,莫非伤到人了?他望了望四周,发现四周并没有马匹,那怎么会有女子?莫非是哪家的丫鬟在山上乱跑?

     郑福毓揉着发疼的脚踝,疼的直抽气,嘴里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,她方才从上面的一个小坡上滑了一下,就崴到了脚,还摔了一下,所幸今日穿的并不繁琐,她歇了一会,站起身还未站稳,一只梅花小鹿直冲冲地冲了过来,她还没走到一边上去,一支羽箭便划破了风,直击小鹿的后腿,那箭力度极强,穿破了小鹿的腿那小鹿便直接摔到了她面前,她又被撞了一下,跌倒了在地,觉得自己的脚更痛了,好似是骨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 那只鹿后腿中了箭,想逃却又站不起来,尝试着几回要站起来都又摔倒了,看着郑福毓,害怕地发抖,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她望了望四周,既然有人射伤了小鹿那么此人一定就在附近,她一手撑地,一边听着声音,很快便听到了马儿打响鼻的声音,果真是有人。

     看这鹿受伤的程度来看,此人武功应当不算低,竟然射穿了鹿腿!

     她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,心跳也越来越快,直到那人出现在她面前,她倒是突然松了口气,突然又惊讶起来了。

     顾怀慎牵着马过来看,只看见一个少女一手按着自己的脚踝,抬头看着他这头,皱着两弯柳眉,眼里的疑惑一闪而过,变成了错愕。

     他怎么在这里?!

 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顾怀慎皱了皱眉,那跌坐在地上的女孩儿眼眶半红,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,他松了缰绳,将背在肩上的弓取了下来,放进了箭篓里。

     “见过顾世子。”她低下头,看着地上的草。

     “呵。”他笑了一声,看这样子应该是很痛的,这还要给他行礼不成?

     “还要行礼不成?”他绷着脸,语气轻佻。

     女孩儿皱了皱眉,洁白可爱的贝齿咬了咬殷红的嘴唇,一手撑着草地,艰难地想要站起来,这还未站稳,顾怀慎就一个箭步上前,然后蹲下扶住了她,他手下柔软的身躯明显地一僵。他另一只手轻轻按着她小巧的肩膀。

     “我这样说你就做了?”他无奈道,扶着郑福毓又坐了下去,女孩儿垂着头不说话,他的手还抓着女孩儿的手臂,他看的清楚她圆润可爱的耳垂上细细的绒毛。

     “何时见你这般听话过了?嗯?”他温热的呼吸扑了过来。